0512-67068106

现代名人

电话:0512-67068106
邮箱:2734635922@qq.com
手机:13888637629
地址:苏州市姑苏城区宝带西路1177号

现代名人

蔡锷与小凤仙并非知音,他们之间的风流韵事也是为了保护蔡锷

作者:大众排行网 发布时间:2021-01-22 05:07

  

蔡锷与小凤仙并非知音,他们之间的风流韵事也是为了保护蔡锷


  ●葛献挺

  辛亥革命的主角,是武昌首义诸公和革命领袖孙中山和黄兴先生,但蔡锷先生在辛亥革命这出戏中堪称是“硬里子”(戏剧术语,里子指配角,硬里子指表现突出的配角)。

  民国初年,北京城接连演出两出复辟丑剧:一是袁世凯“洪宪登基”,一是张勋复辟。今京剧《蔡锷与小凤仙》、电影《知音》、昆曲《共和之剑》、话剧《一代风流》等歌颂蔡锷的作品,均以1915年袁世凯称帝丑剧为背景,穿插蔡锷与小凤仙的风流韵事。

  然而,小凤仙是否当得起“知音”二字呢?对此人云亦云者颇多,其实不确。所谓“知音”,当是民主共和的知音、反对开封建专制倒车的知音,而不是风花雪月的知音。

  为何出现“蔡锷热”

  二次革命失败后,孙中山先生不得不再次亡命海外。袁世凯窃夺了革命果实后,公然做起了皇帝梦。其时革命处于低潮,革命领袖又都亡命国外,除云南一隅,全国均在北洋军阀统治之下。上表劝进者岂止“六君子”,国内可说是大有人在。

  在这山雨欲来风满楼的关头,蔡锷率三千饥兵,转战数千里外,抗北洋数万劲敌。所谓饥兵,指军队供给不足,蔡锷屡向唐继尧呼救,但唐口惠而实不至(事见《军中遗墨》)。

  但护国军战绩卓著,一战而黔桂响应,再战“二陈汤”逼宫,三战而窃国大盗毙命。“二陈汤”逼宫指陕督陈树藩、川督陈宦、湘督汤芗铭。三人均系袁世凯的亲信,最后都在护国军声威下,电请袁取消帝制,并宣布与袁个人脱离关系。袁接到三人电报后,一气昏倒在地,时人戏曰:“发病六君子,送命二陈汤。”六君子、二陈汤均为中药的药名。

  如果不是蔡锷将军登高一呼,“洪宪”王朝的寿命怕不会只有83天,但北洋政府视他为“叛逆”,国民党政府视他为异己。解放后,因“左”的思想影响,对他的研究评价亦属禁区。改革开放后,出现“蔡锷热”,应是正常现象。但舞台上反复演绎的蔡锷与小凤仙的故事,却值得推敲。

  蔡锷找小凤仙是自污

  小凤仙是不是知音,关键看蔡锷脱险,小凤仙是否知情。关于这段历史,记载颇多。

  雷飙在《蔡松坡先生事略》中称:“蔡公一面送老母眷属分批离京,一面日夜逍遥于市场戏院,并常涉足于八大胡同妓院,此小凤仙一段佳话之所由来也。日久,各密探亦觉蔡某如此冶游,当不至有其他动作,监视松懈。一日晚间,在小凤仙处请客,正当游客满座、狂歌畅饮之际,公即赴崇文门车站,乘火车赴天津,当时无一人知者。”既然“当时无一人知者”,小凤仙当然也不会知情。

  陶菊隐《蒋百里先生传》中说:“他秘密离开北京的那天,梁任公派老当差曹福(天津人)代他购了一张三等票,直待他化装上了车,才把车票交给他。”

  周善培在《谈梁任公》中则称:“这时松坡在京,袁派四名侦探,名为保护,实际监视他的行动。于是我就定计,先请向不冶游的松坡去逛窑子,由吃酒打牌,进一步日夜都在窑子里。逛了一个月,袁果然根据监视人报告,认为松坡堕落了、无大志了,就减少两名侦探。第二步,由松坡装病,先进北京日本医院,又勾通医院写了张证明书,要松坡到天津去治病。”

  可见,蔡锷脱逃,谋划者是周善培,帮助者是梁启超,而他找小凤仙,不过是掩人耳目所采用的自污之计。

  小凤仙是怎么成知音的

  最早把蔡锷与小凤仙写成“患难知音”的,是杨因尘1916年出版的章回小说《新华春梦记》。蔡与小凤仙的传奇故事,十有八九出自此书。

  但就是在这部书里,张冥飞在尾批中说:“松坡……自污使老袁不以为虑耳,非真有爱于小凤仙者也。即使真爱小凤仙,亦决不肯以心腹事告之。”他明确指出:“作者如此写来,乃是别有用意,阅者勿谓真有其事也。”

  松坡逝世后,北京各报曾刊登小凤仙“哭灵”消息,并发表小凤仙“不幸英雄竟短命,早知李靖是英雄”的挽联。陶菊隐先生在《六君子传》中说:“这是好事者一种通性,总想英雄儿女配合一起,传为佳话。”据陶菊隐先生调查,小凤仙的挽联与祭文实出于衡州好事者王血痕之手。

  由此可见,蔡锷出走,小凤仙并不知情,当时妓院是“官办”企业,官场与妓场本属一体,蔡锷不可能向她泄露军国机密。既然小凤仙不知情,又怎么可能是知音呢?

  知音另有他人

  那么谁是蔡锷的知音呢?其实蒋百里、蔡的夫人潘慧英、恩师梁启超三人才是真正的知音。


电话:0512-67068106
地址:苏州市姑苏城区宝带西路1177号
版权所有:苏州经纬网络信息科技有限公司
网站地图 技术支持:百度